苏菁烟。

写一些陈词滥调,做一段旷世之梦。

【王乔】花自飘零水自流1

私设异陆

古风

本来想多写点的但是我手抽筋了……

而且思绪转变为搞笑了……(这可不行!!)

1° 

河之北。 

这里是个荒凉之地,文化不繁盛,土地也贫瘠。连野菜都难找,多的只有生生不息的野草。 

乔一帆就生活在这样的土地上。 

他觉得自己过得还算不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过得十分充实。就是每每入夜,心里总有些空虚难受,让他耐不住这漫漫长夜。 

贫瘠之地,再辛苦种出来的粮食也是不够吃的,哪怕乔一帆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况,也是经常饿肚子的。所以黑夜里寂寞空虚的不仅有他的心,还有他的胃。 

也不错啦。他想。可以不怎么觉得心里难受了。 

事实上并不是,每当胃空得泛酸水时,脑海里总是不受控制地冒出过去种种的画面,直让他的心也跟着泛酸发痛起来,难受得叫人睡不着。 

有时天公不作美,地里收成更不好。乔一帆饿的急了,也会冒着危险去河里捞点鱼什么的。 

乔一帆却也不觉得困苦。他觉着,这样的生活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那样,只是身边的人没有那么和善罢了。 

现在我回去啦。他想。 

却终究是落下了病根。 



2° 

河之南。 

河的两边,差距甚大。 

这里土地肥沃,市集繁荣,人们衣食富足,便开始寻求正义、大道、长生、成仙……等等,更大的追求。江湖门派也一一建立起来。其中以雾妄山的微草山庄为首。 

微草山庄以维护江湖正义与修炼术法的妙绝闻名于世,相传这山庄里确有羽化飞仙之人存在的。然这山庄却是隐在这偌大的雾妄山中,任谁也找不到。 

雾妄山的风景那是真真的不错,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乔一帆也曾在这样的景色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他还是个虽会为生计发愁,但却永远充满希望对生活乐观的孩子。 



3° 

乔一帆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的母亲在他还不记事时就被病痛夺去了性命,跟着一年,父亲也走了。 

所幸他生在富饶的河之南,生活富足的人们同情心也泛滥,且社会风气是正义,良善。于是,小小的乔一帆总算是没被饿死,却也无可避免地长得手手小小,比他的年纪看上去还要小一些,抵抗力也更弱一些。  

然而,在他长到11岁那年,一个改变他生命轨迹的人到来了。 



4° 

“老村长!老村长!”一个长得清秀白净身形却有些瘦小的男孩子一边叫嚷着跑进村长家的大堂,差点就被门槛绊倒,“我找到了一种草!做糕点可好吃了!” 

“诶?”只顾着讲自己觉得的好东西送给一直以来都十分照顾自己的村长的小孩刚刚才发现大堂里多了许多不认识的人,停住了脚步。那些人一个个看上去都高人一等,不可一世。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将要拔剑,却被人给制止。 

“不妨事,小孩子罢了。”乔一帆这才看向坐在客座之首的那家伙。看老村长惶恐的样子,或许他坐主位也是合情合理的。 

此时那人正侧着头与身旁人小声说话,从乔一帆这个角度看正好能看到男人俊朗的侧颜。俊挺的鼻梁,淡色的薄唇,漆黑如墨的眸中似蕴有星芒。 

这个人长得可真好看啊。乔一帆看得有些呆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