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菁烟。

写一些陈词滥调,做一段旷世之梦。

【王乔】花自飘零水自流3

I love 狗血😂

感觉莫名王乔王诶

不要问我为什么时间内没到15热度我还是写了这段,我基友要看╭(╯^╰)╮

而且我感觉没有甜上来就玻璃渣也不太好……

以上。(`●__●ˊ)/



9° 

像王杰希这样不仅是少年天才,就连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武功高强者,大概连人多都无法伤到他吧,只有人特别多才可能会伤到他吧。 

人确实很多,明明是铺天盖地的黑衣人,却因与夜色融在一起而不甚分明。无声无息的剑招,如暗夜里行走的毒蛇,阴狠毒辣。 

乔一帆从未见过这般阵仗,就只能呆立在那看着一切发生。 

这个呆不仅是因被突发事况所吓到,还因为王杰希突然爆发出的剑术。忽隐忽现,找不到轨迹,但他翻跃灵巧的身形格外吸引乔一帆的视线,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华丽刁钻的打法,瞬间就放倒了十数人。 

乔一帆忽的眼前一暗,却是一人横刀相向。但其姿势丑劣,哪怕是乔一帆都能退一步躲过。但他的脚却是丝毫动弹不了,整个人都僵硬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里自己越来越近。 

在这样的时刻,他居然还能在那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小杀手脸上看到惊惶与期待。他不解而又迷茫,大脑空白,直至对方温热的血溅了自己满脸。

而后被一块阴影笼罩,眼前事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但在这漫着五味子淡淡香气的怀抱里乔一帆感到莫名地安心。 

王杰希察觉到被自己护到怀里的小家伙身子有细微的颤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怕了?”他紧了紧怀抱,“不怕。” 

乔一帆不再颤抖。 



10° 

瓢泼的大雨在三天后如约而至。 

乔一帆惶惶不安地等待着。他想,自己害得庄主受了伤,怕是有九条命都不够砍得。 

所以在他得知自己并不会收到惩罚反而被指派去照顾王杰希的时候才会那么吃惊。 

这也是无奈之举。 

王杰希这次带出来的人手本就不算多,在那铺天盖地有如飞蛾扑火的袭击中也折损了不少。

然而雨季来临,再从山庄调人未免损耗太大。于是在手上人全派出去之后,照顾王杰希这个伤员的重任就落到了乔一帆的身上。 

雨季来临,大家都是行动不便,倒是不用担心刺杀的问题了。 



11° 

乔一帆看着只批了见外衣就下床站在窗边发呆的王杰希,有点蒙圈。

王杰希皱着眉,明明该是一副思考的模样,乔一帆却莫名觉得他是在发呆。 

外衣随风鼓动,隐隐露出缠的紧实的绷带和曲线优美透出力量感的腰线,乔一帆觉得这画可迷人他一点也不想出声打扰。 

“……庄主。”乔一帆的声音带有莫名的沙哑,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耳朵莫名地发烫起来,“窗边风大。” 

王杰希回头瞧他一眼。 

他屈腿爬回床,边揉着眉心边对立在门边的乔一帆说:“去买个房子吧,钱倒不是问题。雨季还是安定下来心情好吧。”说完就愣了,笑了一下,挥手示意少年可以出去了,然后便蜷成一团。 

待脚步声消失,他才转回身,睁眼看着天花板,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他刚刚在发呆,或是有在想些什么也说不定,但现在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自己居然没有想那伙人的来历么?受了伤反而放松了么?罢了,趁着雨季,权当给自己放个假好了, 



12° 

路行不远,他们被雨困在了一个离大河不远的城镇,不算繁华,也不能说是贫苦。 

所幸是在这样的城镇,他们才能买到一方还算雅致的院落。 

要知道,雨季是所有人都要想着法安定下来的时候,那些繁华的地区定是人满为患,房价也被炒得老高。向来如此。 

而乔一帆这可是第一次在村外度过雨季。这才没过几天,他就忍不住想要去看看只有城里才会有地方办的青鸾会了。 


“噗。”当他又一次在服侍王杰希用饭时走神以至于手被热水洒到时,王杰希看着他的小脸从呆滞到惊惶再到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好像在用每一块肌肉抵抗疼痛的滑稽模样,总算憋不住笑出声。 

乔一帆的表情立刻精彩起来,他飞快地看了一眼王杰希,又低下头,整张脸燥红不已。 

“咳咳。”王杰希憋住笑意,“给我更衣。” 

“可是……”乔一帆猛地抬头,脱口而出的劝阻却被揉乱自己本就不顺头发的手给压下。 

“我们,”王杰希看了一眼乔一帆,“去青鸾会。” 

看着乔一帆惊讶、雀跃、担忧等一系列小表情的王杰希,一丝笑意抑制不住地从他的嘴角溢出。

评论(1)

热度(14)